<rp id="vidpj"><acronym id="vidpj"></acronym></rp>
<th id="vidpj"></th>
  • <s id="vidpj"><object id="vidpj"></object></s>
    <tbody id="vidpj"><pre id="vidpj"></pre></tbody>
    <th id="vidpj"><track id="vidpj"><rt id="vidpj"></rt></track></th>
      <th id="vidpj"></th>
      <th id="vidpj"></th>
      1. 《匯溪記憶》書籍序言
        2020-03-10 15:15:45 瀏覽:1281次 【

        序 言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匯溪記憶》的印象

         

        曾慶延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大約是六七年前,在玉溪市博物館舉辦的“陳寶貴浮雕藝術和民俗收藏展覽”研討會上,我初識了陳寶貴先生。他那毫不出眾的身形,與他那精湛的浮雕藝術作品形成鮮明對比,給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。很難讓人相信,這些充滿著鄉土氣息、蘊含著豐富歷史信息的舊時民俗場景和栩栩如生的各色人物形象,竟是出自這樣一個質樸的農民企業家之手。

        觀音閣

        此后的幾年中,我又有機會和陳寶貴先生接觸了幾次,都是參加由他主辦或贊助的有關文化活動,而且實地參觀了“陳氏浮雕文化會館”,近距離地觀賞到他創作的大量浮雕、雕塑作品,以及那難以計數的民間生產、生活、習俗收藏品。每次當我置身于那些久違了的琳瑯滿目的藏品之中時,總是忍不住從心底發出一聲聲由衷的贊嘆!

        我之所以欽佩、敬重陳寶貴,不僅因為他以一個出身草根、只有小學學歷的農民身份,完全依靠天分和刻苦的自學鉆研,在雕刻、雕塑技藝上達到了一個相當高的水平;更重要的是,他數十年如一日地從事雕刻創作和民俗收藏的動力,不是來自任何個人的功利目的,而完全是出于一片對故土的深切眷念和赤誠的愛,出于一種自覺的、崇高的歷史責任感。

        我在給也是大營街人氏的一位生平坎坷的鄉村醫生郭守禹的回憶錄《夏末一夢》一書寫的序言中,曾這樣寫道:“如同作者的鄉鄰——民間收藏家陳寶貴先生一樣,都在專注于收藏歷史的殘片。不同的是,陳寶貴收藏的是民間那些有價值的物質形態的文化,而《夏末一夢》作者是在收藏民間那些非物質形態的珍貴歷史記憶?!?/span>

        如今,當我面對著這本厚厚的陳寶貴編著的《匯溪記憶》書稿時,我覺得應該更正我上面的那段話了。因為陳寶貴不僅繼續在收藏匯溪民間物質形態的文化遺存,而且將觸角伸向了精神層面的非物質文化遺產。他雙管齊下地想為故土匯溪建構一座歷史記憶的寶庫。這應該是一個宏大的工程,卻由一個純粹的民間人士來營造。陳寶貴的“野心”不可謂不大。然而“不積跬步,無以至千里”,事情總是從點滴的積累開始走向成功的?!秴R溪記憶》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陳寶貴的這種執著精神。

        翻閱圖文并茂的《匯溪記憶》書稿,我似乎經歷了一次當今流行的“穿越”,又回到了半個世紀以前的玉溪壩子。我是一個外省人,由于種種必然和偶然的因素,在所謂的“三年自然災害時期”的1960年,來到遠離故鄉數千里之外的這個西南邊陲小城安家落戶。此后50多年的生活經歷,把我由一個“玉溪的外省人”變成了一個 “外省的玉溪人”。我對玉溪的山山水水、村村寨寨的了解程度甚至超過了我的故鄉。所以,當我讀著《匯溪記憶》時,感到分外的熟悉、親切。尤其是記敘農耕時代匯溪的市井風貌、百姓的生產生活習俗的那幾章,十分具象地展示了那些已經消失或者正在消失的玉溪(不僅是匯溪)鄉村舊時的村容村貌,無不勾起我許多生動的難忘記憶——

        看到“農用工具”一節,就讓我想起當農村小學教師時,在春耕大忙季節去支農,揮起沉重的“叉鋤”挖老干田,撬起一個又一個大土垡時的艱辛;在秋收時,用桑木“扁擔”挑起兩“籮”黃谷,晃晃悠悠地走在田埂上,和社員們一起分享收成的喜悅……

        看到“生活用具”一節,就讓我想起怎樣坐在“土灶”門口扭草把湊火;怎樣到井欄上被磨出一道道凹槽的井里用繩子吊著小桶去打水;還有那“兩凳加床板”的床、“本地藍色土布縫制”的帳子和火苗如豆的油“燈盞”……

        也有可口的享受:農家過年過節、辦紅白喜事請客的“八大碗”是最高檔的“美食”;趕街天遍布大街小巷的各色各樣的食品攤是孩子和老人們的最愛;吃不起“青松燒鴨”的人,也可以吃一碗米涼粉,或者涼米線,或者兩片腌蘿卜解饞……

        也有快樂的時刻:平時男人們可以去蹲茶鋪(室),泡上一杯清茶,聽上幾段評書,放松勞累了一天的身心。年輕人則會去田埂上割些馬草,賣上幾角錢,約著一伙小伴,走路到州城去看花燈。年節時的花燈班、龍燈隊、秧鼓隊、雜耍隊鬧得紅火,更給男女老少都帶來少有的歡欣……

        這一切,對于那個時代的過來人來說,是一種溫馨的回憶,對于沉迷在手機的“低頭族”來說,則是一種喚醒。讓他(她)們也“穿越”一下,莫要數典忘祖,知道勤勞智慧的先輩們是多么艱難地從貧窮、落后、蒙昧的昨天,走向富裕、進步、文明的今天。

        縱觀《匯溪記憶》全書,有些像一部地方志書,但又與志書的體例有很多的不同之處。我曾看過地方編修的《大營街志》(1988年)和《玉溪市志》(1993年)中有關大營街的章節,與《匯溪記憶》對照一下,好有一比:地方志書像是人的骨骼經絡,而《匯溪記憶》則像人的肌膚血肉。前者支撐起人體的結構輪廓,后者則構成了人的生動體態和面容。在某種程度上,兩者是可以互為補充的。但作為普通的讀者,我倒是更愿意讀《匯溪記憶》這樣“有血有肉”的“志書”的。這也是我對《匯溪記憶》的第二個鮮明的印象。

        說到第三個印象,我腦子里出現的是匯溪的那一群近現代歷史人物。在玉溪壩子這片沃土上,堪稱“人杰地靈”的鄉鎮,大營街可算得上一個。除了人民音樂家聶耳的故里——州城之外,能養育出在云南甚至全中國有一定影響的人物的鄉鎮,就要數大營街了?!秴R溪記憶》的“歷史人物”一章中列上了13位名人,其中有三位(李鴻祥、黃子方、王國靖)曾在《玉溪市志》中立了傳。由于受地方志書正規體例的限制,不可能展開來寫人物的方方面面,而《匯溪記憶》卻沒有這個約束。以“李鴻祥”的條目為例,在《玉溪市志》中的傳記約有3200多字(和“聶耳”的傳記相當,已經是很多的了),在《匯溪記憶》中更擴展到20多頁1萬余字,除了詳細記載了李鴻祥在辛亥革命時期的“重九起義”及“北伐討袁”中的事跡外,還分列出“李鴻祥和朱德的師生情”“李鴻祥將軍與靈照寺”“《玉溪文征》的出版”“李鴻祥與國學大師劉文典”“李鴻祥與富滇銀行”“李鴻祥與杯湖”等章節,多方面、多角度地展示出李鴻祥將軍憂國憂民、文武雙全、造福故鄉的高尚人品和歷史功績。其他的人物如黃子方、王國靖也是如此書寫,使讀者一卷在手就可以比較完整地了解該人物的全貌。

        我還注意到,書中記載的匯溪歷史人物中,有不少是熱心辦教育、在民國時期為開創和發展玉溪中小學教育做出了卓越貢獻的人。除了黃子方、王國靖這樣在玉溪享有盛名的教育家之外,李鴻祥、郭才三等人在為政期間,也都十分重視啟迪民智,關心民眾教育??磥?,匯溪人在探索強國富民的路徑時,是具有遠見卓識的。

        號稱“蘋果教父”的美國人喬布斯,2011年因患癌癥去世前,在臨終的病床上說了這樣一段令人深思的話:“人生最開心的莫過于財富和理想能夠相伴而行。財富夠基本的生活開支,多余出來的財富就讓它去服務理想、服務靈魂、服務社會……”

        身為一個企業家的陳寶貴,也許沒有讀到過遠隔重洋的喬布斯說的這番話,但他幾十年來踐行的正是這樣的一條道路。他在為現代化的高樓大廈生產新型鋁材時,創造了不菲的物質財富,但他沒有變成一個“土豪”,而是用這些財富去“服務理想、服務靈魂、服務社會”,造福鄉親,惠及后人。今天,他那陳氏浮雕文化會館中14萬多件冰涼、無聲的作品和藏品,更會因這本《匯溪記憶》而有了溫度和言說。兩者相得益彰??上部少R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5.12.15.


        全部評論(0)
        • 引 言匯溪是大營街的別稱,位于玉溪壩子西南部的玉泉山下州大河畔。東北低,西南高,日照充足,四季如春,氣候宜人,是遠近聞名的“云南第一村”。每年的冬半年(即干季11月—次年4月),因受南支西風急流控制,匯溪..

          瀏覽:1255次 評論:0
          2020-03-10 15:22
        • 序 言《匯溪記憶》的印象曾慶延大約是六七年前,在玉溪市博物館舉辦的“陳寶貴浮雕藝術和民俗收藏展覽”研討會上,我初識了陳寶貴先生。他那毫不出眾的身形,與他那精湛的浮雕藝術作品形成鮮明對比,給我留下了深深..

          瀏覽:1282次 評論:0
          2020-03-10 15:15
        作者專欄
        玉溪哇家印象傳媒有限公司
        337p西西人体大胆瓣开下部
        <rp id="vidpj"><acronym id="vidpj"></acronym></rp>
        <th id="vidpj"></th>
      2. <s id="vidpj"><object id="vidpj"></object></s>
        <tbody id="vidpj"><pre id="vidpj"></pre></tbody>
        <th id="vidpj"><track id="vidpj"><rt id="vidpj"></rt></track></th>
          <th id="vidpj"></th>
          <th id="vidpj"></th>